佛功德公案

佛功德─神通敵不過智慧公案

福智團體創辦人--日常老和尚開示
(廣論P152 舊版音檔67A 手抄第9冊P78)

神通第一,敵不過智慧

目犍連尊者,是佛弟子當中神足第一、最了不起的人。

有一天,在阿耨達池,白月十五誦戒布薩的時候,龍王沒看到舍利佛尊,就問說:「舍利弗尊者怎麼不在?」佛陀就跟目犍連尊者說:「某人哪,你去把舍利佛尊者叫來,我們要布薩了。」目犍連遵者,他因為神通第一,他就去找,一看哪,那個舍利弗尊者還在給孤獨園。就跑去跟他說:「師兄啊,佛布薩,佛讓我來叫你去。」「好!好!那你等一下」,目犍連尊者說不能等,就要拉著他。那個時候有一根帶子擺在地上,舍利弗尊者說:「你要拉,先拉拉那根帶子看!」目犍連尊者,他是神通第一哦,要拉那個帶子。舍利弗尊者把帶子的一頭,拴在閻浮提樹上面,因為目犍連尊者神力第一,所以他拉那個帶子,大地都跟著動,但帶子一動都不動。怎麼這樣不行?

第二次舍利弗尊者把帶子的一頭繫在那個須彌山上面,他還在拉,結果須彌山也搖起來了,這個目犍連尊者神力是這麼大,但是儘管他神力大,這個帶子還是拉不動。不過舍利弗尊者一看,不對!不對!它帶子雖然沒有拉動,須彌山被他拉倒了,那可不是開玩笑的。他就把那個帶子一頭拴在世尊座位上面,他再去拉一動都不動。目犍連尊者一點辦法都沒有,就說:「好了!好了!反正我已經盡了我的責任,世尊告訴我來叫你,你不去,你管你的,我可去了。」說完他就走了。

因為神通第一,目犍連尊者一下就到佛那裡。結果他跑到佛那裡一看,舍利弗好好的坐在佛的前面。奇怪了?他就報告世尊:「世尊啊!是不是我的神通退失了?你說我的神通第一。」「對啊!你神通第一。」「是不是我退失了?」「你沒退失。」「那沒退失,為什麼我跑得去叫舍利弗尊者,先拉那個帶子,拉了個半天不動,最後回來的時候,明明我先回來,結果他卻好好的坐在那裡?」「不是,不是,先不管啦!回來啦,我們就布薩吧!」

本來大家覺得目犍連尊者的神通弟一,結果看見了這件事情,大家心裡想:目犍連也不過如此!大家就輕視他。布薩完了以後回來,佛曉得,這個聖者隨便起個輕視心都不可以。佛就說:「我的弟子當中,目犍連尊者的神足第一,你表演一點給他們看看。」「好!怎麼表演?」他就一動,一個腳站在須彌山的頂上面,然後另外那個腳站在那個梵天上面。他站穩了以後,一腳踢那個須彌山,須彌山一踢,整個的大地天翻地覆。大家是佩服得五體投地,服服貼貼,的的確確沒有一個人有這個本事。

這個公案是講同樣的兩個羅漢,可是羅漢當中,妙了!舍利弗尊者智慧第一;目犍連尊者神足第一,儘管你神足第一,敵不過智慧。說明什麼?佛法的特質在智慧。那麼舍利弗尊者,儘管大家是說羅漢,他智慧第一。你這個神通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,怎麼比也比不過,這第一個。

 

跟佛來較量一下

第二個呢?跟佛來較量一下。

有一次,佛講法,目犍連尊者知道佛的梵音聲相,佛的聲音沒有近遠的,在任何情況之下、任何地點、任何人聽起來就這麼美妙悅耳,與他的根器相應,就這麼恰如其分。一聽到那個聲音,就被祂全部灌注去了,一思惟祂的內容馬上得到好處;照他的道理去做,馬上證得聖果,這樣的好。所以目犍連尊者就想,佛的聲音到底能夠多遠,他就去找。結果盡他的神力一直找,怎麼找那個聲音,始終就像耳邊,始終就像這個樣子。結果走到有一個國土,那尊佛叫作光明王佛,就找到那個地方,聲音還是如此。光明王佛的佛身非常長大,佛身高四千里,那裡的菩薩身高是兩千里,我們現在的人身不到一丈。他那個比起來,大概多少倍?拿我們現在的比起來的話,是六十萬倍,不得了。所以目犍連尊者,比起那個地方的菩薩,小的那真是不能再小的,我們還找不到這麼小的小蟲。

那個時候,菩薩正在吃飯,目犍連尊者也不曉得那個是缽,他自己當然很小,他就站在那個缽的邊上面去遊行。菩薩看到缽上怎麼有一個黑點,這菩薩一看,原來是一個小小的小小有情,也不曉得這個什麼人,看著缽的邊上來了個小蟲。那佛可曉得的,說:「某人你注意啊!這個不是…」「這個是什麼?」「這個是某方釋迦牟尼佛座下上首弟子,神足第一的目犍連尊者。你千萬不要傷了他,你不要把他看成小蟲哦!」「有這樣的事情嗎?」菩薩心裡想這位釋迦牟尼佛,弟子神足第一是這麼樣,他心裡面起了一個念頭……。佛就告訴他:「你們千萬不要起輕慢心!」光明王佛為了讓他那些弟子們不輕慢,就告訴他說:「目犍連哪,你使一個神通給他們看看!」說:「是!世尊。」然後他馬上一現,現一個無量無邊的虛空身,然後在虛空當中現一個大的獅子寶座;寶座上面有各種瓔珞,無比的莊嚴;瓔珞上面有各式各樣的蓮花,每一個蓮座上有釋迦世尊的化身在說法。那個神蹟,就以他們這個地方,是從來沒有看見過。大家無比的讚歎,讚歎的不得了。那個時候,菩薩的慢心統統降伏。光明王佛就說:「好!好!可以了!可以了!」他就恢復了。

佛就問他:「你為什麼到這裡來呀?」目犍連尊者說:「我要想找那個佛的聲音,找了半天找不到。」「這個佛的聲音,豈是你可以找的,佛的梵音聲相,它跟法界相應,沒近遠,在任何情況之下你去找,永遠就是這個樣,這是我告訴你。」這一下子目犍連尊者也服服貼貼的了:「我真是起了妄心,佛一直告訴我們,這個羅漢不管在任何情況之下,要測佛的智的話,絕無可能。我怎麼今天會起這個妄想?好了!好了!回去吧!」就這樣,他要回去了。結果沒辦法回去,怎麼也沒辦法回去,他的神力是不可到的,這一下他就慌起來了,求那個佛陀。

光明王佛說:「就是以你的這個神力,不要說你現在沒有氣力,你就是有氣力的話,你都沒辦法回得去,要經過幾劫啊!」「那我怎麼來的時候就那麼隨便聽一下就來了;怎麼要回去的時候,回不去?」「那不是你的力量,是佛的力量!」「那怎麼辦?」他苦惱得要命,「很簡單,你一心皈投佛。」「對啊!我以前不信佛,這個絕不可以!」所以那個時候,他一心皈命,心裡面才一念「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」,就好好的回到了佛跟前。

這個裡邊還有很多特別的意義,我不說。只說明一下,二乘跟佛之間儘管證得同樣的果,佛同樣也得到這「應供果」的名字;羅漢也是「應供果」的名字,這兩者之間是完全不能比、完全不能比。這個概念我們必定要清楚明白,把這故事擺在心裡。

閱讀 8520 次數

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     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137號12樓     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©2021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

getIt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