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智憶師恩法會.僧團修信念恩

生命黃金的花季

鳳山寺學僧 

在「相思樹」這首讚頌裡,我對「在生命黃金的花季,我在期待你來」這句話感受特別深。回想這一生和師父一路走過來的歷程,在遇到師父以前是一種生命,以後又是一種生命。這一生如果沒有遇到師父,這一生也就這樣過去了;遇到了以後,生命開始有一百八十度的轉換。 

生命有黃金的花季,不是我們能夠創造的,是靠善知識幫我們創造的。每一個人遇到師父的歷程都不一樣。我接觸師父是在台北一個講堂,有天我們正在研討一個主題,大家都得不到答案。師父剛好來,看到我們在研討,便坐下來和我們一起研討,當時師父用十二因緣為我們解答。你們現在也許覺得這沒有什麼,但是,當時的我也跑過很多道場,讀過一些經典,總感覺經典很難和生活結合。師父那一次透由十二因緣的解答,讓我有很深的感受。我覺得師父所認識的法,每一句話都可以用,我當時想:「我這一生一定要好好跟著這個師長學習。」 

第二次遇到師父也是在台北,那時師父在開示持戒念佛,師父透過業的四個特性來闡釋持戒念佛的內涵。師父說:「我這一輩子走了很多冤枉路,我不希望你們跟我一樣,所以我把我失敗的經驗告訴你們,希望你們不要和我一樣。」說完這句話,師父哽咽了。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,有一個人能夠以他的生命結合佛法,來告訴周圍的人你要怎麼學,對你的生命才有幫助。之前我一直認為佛法是在臨終前才用,平常生活是用不上的。從這兩次的開示,讓我產生一種篤定:「我這一生一定要好好跟著這位師長走!」

後來,在我當兵的時候,師父講一百六十卷《廣論》錄音帶,我很高興地請來聽,那時想:如果有機會跟著這位師長出家,該有多好!後來真的有因緣出家了。

出家前有一天,師父問我:「你想不想出家?」我說:「想!」師父說:「要跟著我走出家這條路,要修學顯密的教法是很辛苦的,但是以小苦換大苦,對你未來的生命絕對有幫助。」

出家前一天,師父又把我找去,說:「你明天要出家了,你知道怎麼發願嗎?」我說:「我想成佛!」師父說:「不要單單發這樣的願,來,我教你,你跟著我念──生生世世學弘宗大師顯密清淨圓滿教法。」師父說剛出家時發的願很重要,你發的是什麼願,未來在你遇到困難時,你就會記起你當初發的願。師父說:「你回去好好地想這句話的意思,明天很認真地發願,對你絕對有好處。」我一直到現在都還記得這一段。 

剛出家不久,偶爾還會想到外面一些事情,有一次我站在福智精舍前面的亭台遠眺前方,師父走過來跟我說:「《廣論》共中士道講到攀煩惱的行相,你還記得嗎?」我說:「不記得。」師父說:「就四個字──如油著布,這四個字你記住,對你這一生會有很大的幫助。」 

還有一次師父找我去他的房間,告訴我:「以後你有什麼問題,隨時可以來問我。」那時我年輕少不更事,什麼事情都跑去跟師父講。有一天,師父指著《論語》季氏第十六篇給我看──孔子曰:「侍於君子有三愆:言未及之而言,謂之躁;言及之而不言,謂之隱;未見顏色而言,謂之瞽。」師父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地教我。

出家一段日子後,有一次師父跟我說:「實際上,你沒有出家前,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出家,所以有一些東西,你在家時我沒有給你,等你出家了再給你。」師父這一生就是這樣帶著我們一步一步走過來。

回想這一段歷程,如果不是師父像慈母般一點一滴地教我,我不會有今天。每次憶念到師父恩德時,我都會想我這一生能夠見得到光明,都是因為師父的關係。我想我的過去生一定也像這一生一樣,師父帶著我,一樣一樣教我,我才懂得造善業,才會有今天;同樣的,我會有今天好的脾氣,我下一生能夠不墮落,也都是師父給我的。

有時仔細想一想,我這一生有比較好的、比較正面的想法,哪怕內心生起微分的快樂,哪怕懂得造下一點點快樂的因,哪怕知道怎麼成佛,怎麼走道次第,沒有師父是不可能的。

文章選錄自《福智之聲》第170期
閱讀 7143 次數

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137號12樓     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©2021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

getIt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