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智憶師恩--海內外第一班

海內外廣論第一班─中區4班

 

台中火力發電廠班

台中火力發電廠學佛風氣盛,並成立佛學社,主要是以念佛為主,但是一段時間後,許多人漸漸愈念愈茫然,總覺得很不踏實,好像少了什麼。那時已有不少人在聽師父所開示的《廣論》錄音帶,故而師父有次到台中榮總開示,電廠同仁就到榮總拜見師父,並禮聘師父為佛學社指導法師,師父一口答應。

1991年春,知道師父想在台中成立廣論研討班,每個星期有固定的時間共學,收到這個訊息後,台中火力發電廠同仁就結伴到台中上課。

剛開始這個班參加的人還滿多的,漸漸因為各種因緣變化,一個月後留下來的學員只剩電廠的同事。大家將此一現象稟告師父,師父好像一切都在預料中般,鼓勵大家不要氣餒,繼續好好研討《廣論》,並建議在台電辦公室找個場地,方便同修下班後來上課。因此1991年5月成立了火力發電廠第一班。

隨後兩年,台中研討班相繼成立,例如向上國中、台中一中、中興大學⋯⋯當時沒有固定的班長,就由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同仁輪流當主席,帶領大家消文、討論,主席也就是現在研討班班長的前身。

 

清水班

1990年春,清水台中港佛教蓮社舉辦七天的教師營,迎請師父主講,師父每天開示《廣論》,課後由梵因法師、淨明法師帶領大家一起研討。大家學了都非常相應,最後一天向師父請益,顏彩滿師姐提問有關念佛、修行上的種種問題,師父鼓勵:「好好學習《廣論》,以後這些答案你就會知道。」

那時一起參加聽講的還有趙秋陽師姐,之後趙師姐鼓勵顏彩滿師姐開廣論研討班,但是什麼是研討班?聞所未聞!當時大甲永光寺尼師希望更多知識份子學佛,顏彩滿師姐就建議學習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於是就在永光寺所屬的清水佈教所聽師父開示的錄音帶。起初不知道要如何研討,後經趙秋陽師姐安排到台北觀摩盧總幹事及湖山班的研討方式,從台北回來後,就正式用消文的方式研討。

1991年初,師父至清水關懷,彩滿師姐跟師父報告清泉國中有很多老師也很想學《廣論》,師父說:「很好!」於是1991年10月成立了清泉國中班。清泉國中班的同學持續到現在,很多人都成為清水教室重要幹部。

 

東勢班

1990年師父應「勢至念佛會」之邀到東勢開示念死無常,並鼓勵大家皈依三寶,劉春珠師姐也隨眾人當場皈依。之後,她常想起師父,就打電話到南普陀佛學院,經淨明法師安排,春珠師姐帶著一群人去見師父,並第二次皈依。

以後逢年過節都會供養師父,有問題也會請問淨明法師。1991年初,淨明法師轉達師父的話,跟春珠師姐說:「如果學佛想要快速進步,可以跟一群好朋友一起學習⋯⋯」學什麼?如何學?淨明法師講:「可以學《廣論》!」春珠師姐聽到很高興,但是苦無錄音帶,延宕到1992年5月,邀集三十幾位朋友一起學習,並至福智精舍向師父請益。

師父說:「《廣論》是有字天書不好讀。」但大家都很歡喜,更堅持要讀《廣論》的決心。1992年7月7日在周瑞宜師姐家正式開班,第二次上課,師父特別開車翻山越嶺到東勢關懷。師父期勉大家耐心學下去,如果能夠持之以恆,一定會有很大的受用。11月成立東勢第二班。

後來師父特別交代春珠師姐要好好照顧這一批同學,春珠師姐初期不理解箇中深意,直到師父開創慈心事業,這批人都是護持主力,無論是東勢農場或學員的體驗活動,都由這一群人承擔重責。

 

嘉義成功一班

1988年師父在埔里圓通寺講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當時室內已坐滿,陳吉昇師兄不放棄,就趴在窗外聽法,感覺整個上午師父都在看他。奇妙的是,結束後即被告知師父召見,師父慈悲詢問求學經過、家中狀況,並表示南下時必到嘉義探望。

不久,師父真的南下探訪陳家。此次師父慎重介紹《廣論》,因為當時師父手邊沒有多餘的書,就善巧地影印部分內容──業果、親近善士給他,並謹慎地提醒:「學佛如果沒有善知識引導,容易走上岔路。」那年年底,師父有意出版《廣論》,陳師兄把握機會助印。隔年出版,師父特別交給陳師兄二十本,並再次囑咐他好好讀業果、親近善士。

1992年春節,到福智精舍向師父拜年,師父問起何時可以成立嘉義研討班?回家後,便和嘉義同修討論成立研討班一事,幸得賢內助蔡慧瓊師姐大力幫忙,終於預計3月25日開班,師父聽了很高興說:「好,我一定去,我一定去!」

開班那天師父帶著幾位法師,到吉昇師兄家舉辦開班座談會。師父親自介紹《廣論》,並講宗大師功德,分享佛菩薩功德,大家聽了都很高興。後來,陳家陸續開班,一週多達五班!

 

閱讀 2375 次數

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137號12樓     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©2020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

getIt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