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智憶師恩--海內外第一班

海內外廣論第一班─北區4班

 

華藏講堂班

1984年師父應淨空法師邀請,回台共創「華藏講堂」,成立佛陀教育基金會,擔任董事。師父在華藏講堂以《廣論》內涵講述念佛方法,幫助一些念佛的人有所突破。

1989年之前,師父就在華藏講堂開始為信徒講授《廣論》,並成立了全台第一個廣論研討班,當時班員有淨超法師、如修法師等。

1990年,華藏班進入第二輪,如證法師、禪聞法師於此時加入研討班,即是一般人所熟知的華藏講堂班,此班現多已出家在男女眾僧團。

 

湖山班

早年和師父相識的一些弟子散在各處,各自聽著師父的錄音帶,照著自己的方式學習。師父對其中的陳耀輝學長勸說:「你們做生意交的都是生意上的朋友,要每周至少撥出兩小時去認識學佛的朋友。」

有一次師父提到因緣成熟,有位居士發心提供台北東湖的場地,可以好好開一個研討班。於是福智法人第一個辦公室──湖山精舍成立,1990年3月18日湖山班也正式開班,由幾位成員輪流當班長。原訂每周日晚上七點到十點,但往往都討論到十一點。有位同修對每字每句都很認真解釋,影響所及,大家都會將含糊處研究清楚,若看法不同,多會據理表達。於是,對文字義理的深入討論,便成為湖山班的特色。

師父則指出學佛的根本原則:「義理和心相不可偏廢。」例如研討時,各講各的道理,大家都以為在講法,實際上是瞋心講法,會瞋心先感果。本來文字義理所講的就是心裡的現行,如果不認識心裡的現行,那就只是講道理。反之,如果一直講心相,這裡看到一點、那裡看到一點,整體理路不能完整建立,支離破碎,不成格局。

松山班

1991年4月,盧克宙總幹事和陳靜香師姐經人介紹,帶著一位重病的親戚,至師父座下請求授予皈依,師父慈悲,同時幫他們一起授皈依,並說皈依後回家還要做功課,也就是要開研討班。總幹事夫婦回家後隨即清理地下室,並邀請附近鄰居來學《廣論》,學佛朋友看了覺得不妥,認為地下室不宜設置佛堂,於是研討班便改到巷口的一家佛教文物店,1991年8月松山班於焉開班。

師父派有經驗者來當班長,一年研討完下士道,漸漸改由班員輪流帶班。師父曾多次來關懷,師父說,要自己獨立起來,不要當孵豆芽班,軟軟癱癱的,要長成喬木,高高頂立,這樣才能成材。師父的心願,是希望大家要去帶研討班,讓更多人可以學《廣論》。

1991年九月師父開示《法華經》對學佛人的重要意義,並召集華藏、湖山、松山班代表開會,研擬出版《福智之聲》雜誌。十一月《福智之聲》創刊,以「廣論為度越苦海之舟航,效善財龍女一生圓滿取辦」為發刊詞,師父親自將「福智之聲出版社」招牌釘在松山班教室門口。

 

台北郵局班

1990年春,清水台中港佛教蓮社舉辦的一個教師營,師父開示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,趙秋陽師姐應大學同學顏彩滿的邀約南下參加,聽法時非常相應,眼淚忍不住流下來,結束時,師父發給每位學員一本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。當時還有一些同學都很喜歡聽師父開示,師父去哪裡,一群人就跟著去,如基隆海會寺、嘉義香光寺、屏東南海寺⋯⋯因為經常隨師父四處聽講《廣論》,有一次師父當面教誡趙秋陽:「不要只是跟著,你要去幫忙推廣《廣論》。」

那時趙秋陽師姐在台北郵局上班,有天看見郵局同事林幸真手上拿著廣論錄音帶,就迎向前去,直接邀請她參加研討班。剛開始利用午休時間,把郵局大廳連排的顧客座椅轉個方向,讓彼此可以對坐研討,不久之後,覺得被往來的人看得很不自在,決定換場地,就移到倉庫研討。

坐在摺疊的紙箱上,以裝儲匯單的麻布袋作研討桌,大概四、五個人一起研討,就在這麼克難的環境繼續學下去。初期趙秋陽是班長,後來幾個人輪流主持,而研討的場地也逐漸改善。郵局一班成立之後,後來也繼續開二班。

 

閱讀 3089 次數

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    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137號12樓     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©2020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

getIte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