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嶺頂嚴宗喀巴

 

日常老和尚開示摘錄

1992年6月30日

  宗喀巴大師是青海西寧人,出生於1357年,從小家庭非常好,是地方的一個旺族。大師出生沒多久,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大成就者義成寶(頓珠仁欽)仁波切,就跑到大師家裡向他父母募化他。他父母也覺得滿歡喜。於是大師從小就跟著仁波切,一直跟到十六歲,仁波切就告訴他說:「你如果能夠進入西藏的話,好好的學,你一生有最高成就。」所以後來大師就辭別了他的師長,十六歲離開了家鄉到西藏去,以後一生就在西藏。

  大師從小絕頂聰明,博通五明。十六歲進西藏,當時不像現在這樣方便,交通工具坐飛機啊、公路等等,幾千哩路、上萬哩路一下就到了,那個時候根本沒有的。西藏的交通非常的艱難,跑進去要跑很久很久,所以他一路上就好好的學,到很多地方去跟人家去論辯,儘管大師年紀很輕,初出茅廬,已經很明顯的顯出他很了不起的地方,所以他的聲聞很高。第二年十七歲,還沒有到西藏的時候,在半路上有一次生了病去看醫生。看完了病、把了脈以後,大師就跟醫生們共同商討,應該怎麼用藥。當時當地很有名的幾個醫生都跑來,跟他談藥理跟醫理。最後,所有那些很有成就的名醫都說:「啊!這個人真了不起,真了不起,我們哪裡是給他看病,我們居然是遇見了最了不起的一位大醫生,是向他學了一套。」所以大家共同的推崇他,說在西藏啊,對於這個真正的醫方明,最最真正善巧的,再也沒有超過他的了。從這個地方就可以想像到大師何等的聰明。

  大師進了西藏以後,前面的十幾年主要學顯教,顯教也是遍學,沒有什麼宗派之分,只要哪裡覺得有真正精采的善知識,他就去學,所以遍學當時各宗各派所有的教量,達到最高的成就,被各宗各派所推崇。到了三十四歲以後,大師就開始學密乘,同樣的也遍學各宗各派,而且達到最高的成就。這是他自身的成就,那麼以後呢,大師就能夠把藏系的佛教重新的恢復。

  自從阿底峽尊者進入西藏以後,到宗喀巴大師已經三百七十多年。阿底峽尊者剛剛進西藏的時候,很重視基本的教理,很重視戒,主要的談的是業、因果,所謂緣起法則。不談什麼神通、鬼怪,最主要的從最基本的教理,這樣一步一步深入,從這個地方深入上去,自然能夠達到最高深的地方。經過了幾百年以後,慢慢的,阿底峽尊者當年復興的佛教又開始顯衰退之相。所以大師去了以後,除了最究竟圓滿、徹底的學好以後,他行持本身也非常嚴謹,嚴謹到什麼程度,戒、定、慧,乃至於最小小戒、最細微戒,也絕對不馬虎。後來我們稱宗喀巴大師是黃教的創始者,其實大師本身並沒有說創宗立祖,要開一派。他就是把當時所學了以後發現,有不太正確、不圓滿及錯誤的地方,把它校正過來罷了。所以說在佛法當中要想真正行持的話,知見固然是非常重要,行持根據了知見,行持要跟知見相應。如果從知見來說:「聞、思、修慧」,聞慧、思慧、修慧;從行持來說:「戒、定、慧三學」,那個都有它必然的次第。宗喀巴大師知見固然是絕對的正確,行持也非常嚴密,絲毫無差。

  為了改正當時的流弊,大師改用黃帽。這個黃有個特別意思,在我們漢系的出家人,穿的是深咖啡色顏色的袈裟。實際上佛在世的時候,以及懸記佛走了以後,弟子會分成功不同的部派。所謂的十八部,加上本部二十部之分,傳到我們漢系來的一共有五部,這個摩訶僧祇部他顏色是黃的。通常的說,摩訶僧祇呀那個是最正的,這個我們現在不去談它。

  大師當年在西藏想恢復最嚴密的戒,需要崇尚黃色,表示說:這是最正規的、一點無差的。從他開始,很多跟著他的弟子,大家都戴那個黃帽子,這個說明,他真正行持的時候,如何的嚴密。總之,宗喀巴大師像阿底峽尊者一樣,他的成就是有教量、證量,自利、利他,所有當年西藏的各宗各派,大家都宗仰大師是最了不起的成就者。

 

回祈願法會 首頁回福智佛教基金會 首頁

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     台北市南京東路4段137號12樓     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©2017財團法人台北市福智佛教基金會 All rights reserved.著作權聲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