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也沒有叫我開車

德本(美國南加)

一般人內心有了一些東西,往往很容易表現出來,可是​日常師父不會,相當謙虛,早年只要有開示法會,他通常會去聽,不懂的就會請教。
 

有次西來寺有一位大德駐錫,他是傳承師長特別推崇,能按道次第修行的人,師父要我開車送他去聽開示,當時師父已幫我皈依且傳咒給我,但是師父覺得他的發音不標準,因此法會結束後,特別去請教那位大善知識,請他講一遍藏文的發音,然後再教我,由此可見師父做事是很敬業的,也絕對不會堅持自己的就是最好的。

 

開車送師父去聽法,師父常會問我對於開示內容的感想,由於我以前的習性比較喜歡聽不一樣的,對於傳承祖師的說法,常會認為是老生常談,師父知道後也沒說什麼,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叫我開
車。


好久,我發覺師父怎麼不叫我開車了呢?是不是我說錯話了?於是從我和師父的對話慢慢去回想。經過仔細的反省之後,我才發覺我做了《廣論》中所說「作意法師五處」的錯誤行相。師父為了要保護我的業,所以不再叫我開車。因為開示的法師是大善知識,我怎能觀他過呢?師父要喝斥嘛,我的條件又不堪喝斥,因此只好叫別人開車,免得我又在造不好的業。

日常師父,時時刻刻都在照顧著弟子的法身慧命,我何其有幸,能夠親承師父的教誨。如今無盡的感恩,無盡的追思,將會是策勵著我精進不懈的一股動力。

 


Copyright ©2012財團法人福智佛教基金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