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是來服務的

黃珠釵

1998年第一屆校長營,我擔任輔導組組長,想到要面對那麼多的校長,內心實在是非常的恐懼,我將這樣的心情向日常師父報告,師父說:「我回去想一想,有時間再告訴你。」於是,師父交代侍者把這件事情記下來,我當時覺得師父真的是有求必應。

 

後來師父真的把我找去,很慎重地告訴我:「佛陀是最偉大的教育家,我們是一個佛弟子,要盡最大的力量努力去做。記得,不是去講一堆理論給別人聽,他們不會因為我們講就聽的,想想看自己又何嘗是別人一講就聽的人呢?我們是來服務的,支撐著我們去服務他人的力量是法──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的內涵。

 

所以,最重要的是真心誠意的為他們服務,並且帶領著他們認識我們這個團體及這個團體的人,讓他們去想為什麼這群人會這樣做?讓他們知道我們所做的一切是因為『法』的受用而呈現出來的,最後他們會開始思考,這個『法』到底是什麼?而生起想要一探究竟的好奇心。

 

不過,他們的這份認同是一種情緒的反應,我們要為他們祈求,希望有一天,他們和我們一樣,也能學習圓滿教法,化情緒為智慧(不過,這點不是短時期就可以見效的),而後彼此生生增上!」

 

我覺得師父要我們依循法的內涵的心,以及想要利益校長的心非常寬廣。那時,師父還告訴我們對教育的一些看法,以及他想要建校的心。我回來之後就將師父的教誡寫下來,再請師父過目。師父看了以後,加了括弧內的話──不過,這點不是短時期就可以見效的。從這句話我發現師父對待每一個人,都是用無限生命去看待的,不會急求果報,他關心每一個人的無限生命,想盡所有的辦法來幫助大家。

 

記得營隊學員在看完戲劇「我就這樣過了一生」後,有許多不同角度的建議,我請教師父應如何處理。師父先是問我當初編寫這齣戲的動機是什麼?我將整齣戲所要呈現「生命的真相──苦諦所攝」等主軸向師父報告,師父便說:如果已經經過深思熟慮,就可以了。我想師父是提醒我們在營隊中最主要的學習是什麼,凡事都應回到當時設計的初衷,如此便不會隨境飄搖,不知抉擇。

 

有一年參加精進共修,小參時,我請教師父用功的方法,其中有一句話深深烙印心頭,師父說:「世間滿足深險罪業坑。」這句話幫助我抉擇生命的方向,轉而投入法人事業;但在承擔的過程中,常常因為觀人過失而自苦,為此請教師父,師言:「你要記得,你觀別人過失,別人無損,反是增長自己這方面的等流,你願意生生世世帶走的是這個嗎?」

 

後來承擔文教事業的規劃推廣工作,業務繁重,境界又多,往往沒有時間靜心沈澱,很想突破卻深感無力,經過一段時間才慢慢地適應。有天遇到師父,我什麼都還沒說,師父反而先說了:「現在一切都好了,都走過了,對不對?」師父簡短的幾句話打動我的心,我覺得他什麼事都知道,他很了解我,很關心我!

 

 


Copyright ©2012財團法人福智佛教基金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