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封四十年前的信

鄭玫琳

 

某個因緣,得知日常師父興辦「福智教育園區」的理念,我心裡雀躍不已,2004年「福智」國小招生中,我毫不猶豫地為讀小一及小四的兩個孩子填上報名表。但是,要如何得到家人支持,並讓孩子去園區就讀的理想能夠實現呢?

 

先從孩子的爸爸開始吧!恰巧,那時電視媒體正在報導某藝人之女自殺的社會新聞,我和先生談起教養孩子的問題,我問他:「我們到底是要給孩子什麼樣的『生命』教育?」周遭親朋好友中同年紀的孩子,因為環境太優渥了,電視、電腦的充斥氾濫,快速競爭,一般父母給孩子的只有知識及各項技能的學習,卻不知孩子的心出了什麼問題。

 

經過長談,我把孩子就讀「福智園區」的理想傳達給他,也願尊重先生的想法,讓他多思惟、考慮,沒想到先生竟然答應了。後來,大女兒的青少年班要去園區體驗,在我刻意安排下,公公、婆婆、先生和孩子都一起參加,藉以多了解福智團體。果然,團體的力量產生影響,回程後,公婆都同意讓姊、弟兩人到園區就讀,這時的我興奮無比!

 

數日後,信佛三十年的婆婆擔心的告訴我,她四處問友人,都認為孩子太小,不適合離開父母,婆婆因此希望我再等幾年吧!我沒有與婆婆辯駁,畢竟,婆婆並未深入了解師父的理念,有這樣的想法乃屬正常。

 

沒多久,《福智之聲》師父圓寂專刊出版了,我閱讀完了之後,便與婆婆分享,祈求她能多了解師父。沒想到,婆婆詳細看了大事年表之後,拿著專刊去問公公,是不是認識這位「日常法師」?原來1965年,公公退伍後曾到懺公的蓮因寺修行學佛,就在那兒公公結識了常師父,那時師父尚未出家。未出家的常師父修習佛法非常嚴謹、根基深厚,懺公經常告訴公公要多親近常師父,跟他學。當師父決定出家後,將其身上所存的四千元,委由公公捐贈給山下的菩提醫院,幫助無錢就醫的人,並交代要以「無名氏」捐款,公公很高興幫忙成辦了此事。事後,常師父寫了封信感謝公公的幫忙,並互相勉勵精進求法。

 

看過專刊,公公趕忙找出他收藏幾十年的「收藏集」,裡面是他這一生中覺得最珍貴的信紙,不僅有懺公的親筆書信,還有這位為人謙恭、修持嚴謹的師兄,黃韜(常師父的本名)之信。這封信已有四十年的歷史了,它仍然被保留完好,信紙雖早已泛黃,裡面的字句卻工整、清晰。

 

公公確認了四十年前那位出家、受戒即斷了音訊的師兄即是常師父後,高興地告訴全家人,無論是常師父的為人、做事態度,還是修持嚴謹,這都是他所見過的人中,非常難得之人,連懺公都稱讚不已。婆婆聽了心裡很高興並很放心地說:「就讓這兩個孩子滿願去園區就讀吧。」

 

就是這封四十年前的信改變了公公、婆婆,我和先生都覺得不可思議。如果說,四十年前公公的善行,在四十年後能讓他的孫子受益,那現在的我豈可放過任何行善的機會!真是太了不起了,感謝常師父的攝受加持 ,感恩公公細心的收藏,感恩婆婆的轉念,感恩這一切不可思議的因緣。


Copyright ©2012財團法人福智佛教基金會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