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佛必經之道──增上生道

龍樹菩薩說:「先增上生法,決定勝後起,以得增上生,漸得決定勝。」修學佛道,必需透過增上生道,步步昇進,最後圓成佛果。所以增上生道是通於一切大乘佛法的。

增上生道通於一切大乘法

在二乘行者而言,一心希求解脫,趨入涅槃,容或覓得不需要增上生,但依《法華經》所示,一切請佛出世本懷,「無二亦無三,除佛方便說,但以假名字,引導於眾生。」原只有一乘佛道,二乘只是佛因眾生根性之不同,所安立的化城,並未達到究竟目標。只是二乘行者是先跨到「解脫」這一步,然後從這一步再回小向大,步步走上去,最後成就佛果。所以,我們若以《法華經》「唯一佛乘」的意趣來看,二乘仍在增上生道中。

再者大乘法門中,有人或許會認為,求生淨土者臨終即生極樂世界中,與增上生道無關。其實廣義的增上生,是不局限在娑婆世界才算的,到極樂世界,也是增上生道中的第一步。因為生了淨土,將來仍需迴入娑婆度眾生,步步增上以圓成佛果,仍然離不開增上生道。

所以,增上生是通於一切大乘佛法的。

「增上生的意義:生生增上,一生比一生好。」而一生是一年一年的累積,一年是一天一天的累積,一天又是剎那剎那的累積。我們造的業,如果剎那剎那都是增上的,那你的一生決定是增上的,下一生也是增上的。如果自己說「增上」,而剎那剎那都在造惡業,那麼增上生就成了空話。

增上生的關鍵

所以,果真能剎那剎那增上,我們會沒有好結果嗎?佛法講因果,絕無例外;若有一例外,即非佛法。所以只要因種對了,結果必然正確的。

故在此過程中,最主要的是「業」的把握,增上生即是要造善淨之業。我們以前造的業都是一片污黑的業;就算是善的,仍是污染之業,現在不但要善,而且還要把它淨化。

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共下士道說明的三個特點:簡要地說異熟果、等流、增上。異熟就是我們的報體,等流就是我們的心(觀念、認識作用等),為什麼會這樣想,為什麼會那樣想,以及有的人是這種習氣,有的人是那種習氣,這些都是「等流」(真等流)。「增上」呢?就是外面的客觀環境。這增上又分為有情與非有情,即客觀環境包括了眾生以及眾生賴以生存的整個宇宙。我們依賴環境而生存,同時也對客觀環境盡了我們一份力量,彼此相輔相成,輾轉增上。

客觀環境對我們的影響
從這裡可以注意到:我們做任何一件事,會影響到旁人;同樣地,我們之所以這樣做,也是受到旁人影響的結果。所以,旁人的作為一直在影響著我們,過去如此,現在如此,未來亦如此。談增上生道,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。

仔細觀察,我們的概念、想法以及一切的行為,幾乎大部分是受這客觀環境影響而形成的。我為什麼這樣想?為什麼說這樣的話?為什麼要那樣做?這一切是誰在決定呢?但依我為例:小時候,不知道我要說這樣的語言,只因為父母是這樣說,我自然而然就這樣說。然後,我為什麼有這樣的概念?因為我父母、我的兄弟姊妹等等周圍的人告訴我,這樣不可以做,那樣該作,所以長大了,覺得我該這樣,我該那樣。一切都受到客觀環境影響,沒有任何作得了主。後來,進學校念書,現在我們會說:「我是學工的,我是學理的。」其實,多半不是父母決定的就是老師說的。乃至周遭所接觸的人事中感受的結果,當時父母或老師說這個好,我就想:我要學這個。我覺得是我在決定,實際上不是,還是在受客觀環境影響。請大家想想看,有沒有一點例外呢?

現在我們學佛了,說不要被境轉,要轉那個境,你轉得了嗎?你轉得了轉不了我不知道,我完全被境在轉當中,這是一個事實啊!「心能轉境,即同如來。」那是目標。而我們是凡夫一個啊!必須認清自己地位,如理修行增上,方能圓成無上佛道。

所以現在我們修行,能夠只管自己嗎?只管自己,弄得好嗎?我們明明受客觀環境影響,客觀環境不去改善它,怎麼改變自己?這是緣起之法,法爾如是。隨舉一例:這張檯子是木頭造的,引了火來燒,它會不著火嗎?又假設這檯子是鐵作的,要它不傳熱,可能嗎?這是緣起之法,我們是被這個環境影響的,然後,不管這個環境,想要改變自己,可能嗎?

更重要的,我們了解,一切是業決定的,所以也說明這個客觀環境之所以如此,還是你自己造的業在回饋你自己啊!

從推廣法人事業獲得增上生

了解這一點,怎麼走法呢?就是想盡辦法努力去推廣福智法人事業。幫助別人的結果,自己的意樂增長、認識增長,更重要的特點是,當你全部精神貫注在這裡,所造的業是不是全部都是這個業?而且你努力推展,周圍的人一個個皆受影響變成學《廣論》的人,自然這個法就從深廣兩方面開展,愈來愈深,愈來愈廣,於是到了下一世,這個就成了影響你的增上生。

事實上,眼前就已經開始呈現花報了,而單單花報,就已經很可觀了。很多老同學都感覺,學了佛,尤其是學《廣論》以後,大家都覺得您怪怪的,怎麼學這個?現在呢,倒過來,不學《廣論》是怪怪的。周圍的人都學,如果某個人不學的話,總會覺得跟大家不相應。以前我們學了,跑到這個環境中,處處不靈光,現在不一樣,整個周圍都是學《廣論》,要嘛不進來,進到這個圈子就會覺得我要學,這就是客觀的增上生對他的影響。這一生的受用,還只是花報,實際上,假使繼續努力推展下去的話,下一世,你一定還在這裡邊。

現在很多地方邀請我去講說,我自己曉得,我沒有法,怎麼弘呢?但是凡有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的地方我都願意去,自己了解,我不是去那裡弘法,而是努力造增上生道的因。因為這樣一來,全部精神貫注在這裡,我的腦筋沒有別的在轉,就是《廣論》教法,等流習氣積累的就是這個。然後,幫忙過程中,所接觸的,還是學《廣論》的人,所以將來增上果成就的也是這些。如此努力下去,異熟果相信也一定會更好。現在我雖然多病,還不至於一無用場,到那時候,病可以少一點,這也不壞呢!

所以南北各個老班同學,在突破瓶頸,得到受用以後,一致覺得妙不可言,於是也願意省下忙世間法的時間,轉而到各地,幫助別人推展《廣論》,一起努力建立增上生道。目前福智廣論研討班中,有的完全是家庭主婦,有的是阿媽班,有的是知識份子,有的是年輕人,這都是同修們努力推展的結果。接下來大家想,這樣還不夠!於是《福智之聲》就產生了。大家把自己的經驗寫下來,發行,彼此交換心得。後來,仍覺不過癮,於是開始擴充版面,現在呢?更進一步,打算結合與《廣論》有緣的同修,一起成立財團法人,讓這條增上生道再造得更好!

事實上,在為大眾忙的過程中,自己便一直在受用中。

 

閱讀 13179 次數